湄洲妈祖祖庙旅游官方网站网站首页 妈祖文化妈祖文学

不能不讲的“妈祖千年祭”

来源:阿朱讲妈祖    日期: 2019-12-02    作者:朱合浦    浏览:

图片来源/网络

导语:

无论你是一般妈祖信众还是研究妈祖的专家,无论你身处湄洲妈祖祖庙还是妈祖分灵庙,你都必须了解一件事,那就是1987年农历九月初九的“妈祖千年祭”。因为它是妈祖传播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是妈祖文化的一个关键转折点。所以,“阿朱讲妈祖”理所当然不能不讲一讲“妈祖千年祭”。

       说起“妈祖千年祭”,如今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是妈祖信仰历史上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可以这样说,由于妈祖千年祭,妈祖文化才从复兴走上了 繁盛!但是在那时那地却并非一帆风顺,甚至还有许许多多的禁区,等待我们去闯,还有许许多多的困难,等待我们去克服。

      首先,我想说,筹备“妈祖千年祭”当初只是莆田市委的一个战略部署,并未纳入福建省委的议事日程。即使在莆田市委,提出的策略也是: “市政协在第一线,市委在第二线。”所谓“市政协在第一线”就是指具体工作均由市政协制订计划并指挥实施,各相关部门听市政协的号令。德高望重的市政协主席林文豪具备当总指挥的资格与能力。所谓“市委在第二线” 即指市委并不直接出现在各项活动中,并不直接使用莆田市委的行头领衔这次“妈祖千年祭”,但会全力支持政协工作,全力协调相关各部门听从市政协的号令。

     正所谓权力和责任是互相联结的,因此在“妈祖千年祭”的整个筹备工作中,市政协几乎投入了所有的力量,各个科室都分解接受了部分工作,各负其责,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我作为林文豪主席的秘书更是事事关心,样样都依林主席的号令迅速做好协调工作。工作太多太烦琐,这里难以一一备 述。

 

如今有人竟出来说,是由某某领头做“妈祖千年祭”的,更有一位台胞在一份广为发行的杂志上撰文说,是他去北京找某某领导,建议搞“妈祖千年祭”的,这些都是很滑稽可笑的,不值得一驳。

 

我刚才说了,权力与责任是相联结的。林文豪负责指挥整个活动,所以上头有事总要找他,包括可能“犯了错误”,必须由他承担责任,可以责成他作检讨!筹备过程中,还真的发生了一件林文豪写检讨的事。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妈祖信仰发祥于莆田湄洲,一千年来传播到祖国各地,甚至五洲四海, 由于历史的原因,至今要数台湾最盛,所以,吸引台湾信众和宫庙前来参加 “妈祖千年祭”就成了林文豪等主办者必须考虑的要点之一。可是两岸隔绝几十年,除了极个别台胞“偷渡”过来朝圣之外,两岸信众完全没有来往,就连通个讯息的渠道也没有。正当林文豪为如何邀请台胞参与而焦急万分时,市台办主任张元芳出谋划策,他说可以通过海上捕鱼的渔民,将《邀请 函》送过去。林文豪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特地请莆田文史老专家林祖韩先生用中规中矩的古文格式撰写内文,印制了一些十分精美的《邀请函》,通过台办交由一些常往台湾附近海面捕鱼的渔民,请他们转交给台湾的各妈祖宫庙。冀望对方能组织信众前来与祭。由于与莆田毗邻的惠安、泉州渔民也常往那边捕鱼,于是有一部分《邀请函》也传到他们手上,由他们转送。结果就在这个环节上出了问题。有个把“警惕性”特强的渔民向泉州台办告发,说渔民向台湾寄信,有“通匪”嫌疑。泉州台办随即向省里头报告。省里头不分青红皂白,责成莆田追究责任,要求林文豪作检讨。

 

我至今仍清楚记得,那天下午林文豪叫上我一起往市委办走,路上不多说话,神色有点凝重,只说书记有话要说。到了市委办,他上楼去会书记,我留在楼下值班室等候。不一会,他就下来了,招手让我一起回办公室。他一边走一边说:“这,这,还要我写检讨!”我看他的脸上充满啼笑皆非的表情。到了办公室,他将事情原委简单说了一遍,准备通知所有各项筹备工作一律暂停,然后要我替他起草写个检讨。以往他布置任务,都会定个时间,比如哪一天须完稿。这次好像并不着急,没有定交稿时间。接受任务后,我颇感为难,“文革”中我也曾写过好多好多份“检查”、“检讨” 稿,无非自我上纲上线,而现在“文革”早已结束,居然又要干起老本行,而且还是直接给省里头作检讨,这让我这个小秘书不知从何下笔。写了撕, 撕了写,后来干脆扔一边去,想想等林主席催了再说吧。

 

没想到,这一拖,事情就拖没了,而且还出现了个“大逆转”!

      转机来自美联社记者凯瑟琳的一篇电讯,说的是,台湾有2万信众强烈要求渡海赴湄洲朝拜,参加“妈祖千年祭”活动。此电讯被我国《参考消息》转载,引起中央对台领导小组负责人的高度重视,随即指示福建省委、省政府积极应对。省委、省政府接令,马上与莆田市委联系,询问“妈祖千年祭”活动的筹备进展情况,并作具体指导。这下可就热闹了!莆田方面立即重新启动各项筹备工作,“锣再系,鼓再打”,一切从头再来,一切悉听林文豪指挥:停滞数月的“妈祖源流展”加紧布展;宣传资料尽快编印;湄洲祖庙新殿限期完工......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紧张进行,大家都忙,谁还有空去提“写检讨”的事,林文豪闭口不提,他也懒得去提。

 

        1987年10月31日(农历九月初九),湄洲岛上人山人海,湄洲祖庙隆重举行“妈祖千年祭”仪式,拉开了一系列活动的序幕。林文豪以莆田市政协主席兼湄洲祖庙董事长的身份担任主祭,向妈祖神像虔诚地跪拜。海内外记者云集,包括台湾同胞、港澳同胞、海外侨胞在内的10万信众当日参加此活动,盛况空前!大家都看到了,一位中共高级干部向妈祖行跪拜礼,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跪拜。曾任莆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湄洲日报》总编的许培元说,他当时看到林文豪下跪,深为震撼,甚至热泪盈眶!他称此为“历史性的一跪”!

 

 


当天,还有一系列配套活动,包括:

 

在祖庙山巅举行妈祖石雕像小样揭幕暨奠基仪式,同时放飞1000只和平鸽。

在莆田城区举行“妈祖学术讨论会”开幕式,海内外80多位专家学者出席,提交学术论文60多篇。

 

在莆田城区东岳殿的市博物馆举行《妈祖信仰源流展》。

 

在湄洲妈祖祖庙举行“妈祖研究会”成立大会,林文豪任会长,我任副秘书长。

 

在莆田城内古谯楼上举行《纪念妈祖诗书画展览》; 此外,莆田市还借机举行了经济贸易洽谈会等等。

 

有关“妈祖千年祭”盛况的报道连篇累牍,数不胜数,在此不必赘述了。

总之,妈祖的名字从此响遍五洲四海,妈祖文化工作迎来一个质的飞跃,海峡两岸从此兴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妈祖热“!


作者简介:朱合浦,1945年生,福建莆田人,长期从事文化工作,退休前任莆田市政协文教卫体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是福建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原委员;编著《莆田风情》《莆仙老民居》《珠还集》《莆仙摩崖题刻》《湄洲妈祖志》等书。退休后随子女移居厦门,是厦门市博物馆从事志愿服务时间最长、年龄最大的“最美志愿者”。目前仍坚守在志愿服务的岗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