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洲妈祖祖庙旅游官方网站网站首页 妈祖文化媒体报道

归来年味似潮音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 2015-04-08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

\
归来年味似潮音
    再回到岛上的时候,总是带着一些恍惚感。远远地看着那些祖庙的建筑,那种年岁流转的感觉会突然间变得很热烈。记忆就是这样,在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诱引下,记忆会撞击过来。就像这眼前的海洋一样,似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安稳、阔大、宁静、深邃,它的存在却在每一次遇见中,又都是全新的。
    如果时光倒流二十年,那时候我还是个6岁的小男孩,在班主任的带领下,我和同学们一起去学校操场排列集合,听校长站在主席台上讲话,等待着他的那一声“解散”——寒假开始了!马上就要过新年了!这就像自由的号角吹响,预示着我和小伙伴们终于可以愉快地玩耍了,放鞭炮,看烟花,拜妈祖,逛庙会,猜灯谜,看摆棕轿,看乩童吃花、踩火、坐在刀背上用铁球摔打自己的背。
    但那时候的我也是不自由的,因为太小了,父母怕过分玩火,怕人多走丢,总是早早就被赶回家里睡觉。可人躺在床上,耳边传来的尽是锣鼓声,眼看窗外,朗月笼罩下,时不时会有一朵朵明亮炫彩的烟花在嗖的一声中腾空绽放;就在不远处,那么热闹的庙会精彩纷呈,我却被限制着,不能参与其中,真是心生懊恼。只好在次日睡醒后,兴冲冲地跑去问邻居、同学,听着他们描述那一幕幕的场景,浮想联翩。
    现在我已成年,可以自由走动。虽然没有了寒假,但是每年临近春节,无论身在何处,总要赶回湄洲岛过年,不仅仅因为这是我的出生地、故乡,还因为那些在幼年时就让我着迷的过年民俗。
真正的年味都在乡村。虽然乡村的样貌也日渐城市化,但乡村毕竟还有那么多的乡俗民情和古风旧礼,使得更多的传统礼仪在乡村生活的点滴中留存下来。只有在这样的大节日时,才会明显感受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原意。老人们在不辞辛劳的忙碌身影中,带给下一代人对于生活本质的皈依。在一粥一饭中,思之生民的不易;也在半丝半缕之间,常念物力的维艰。这是家训的接壤,更是一代交给一代的朴素道理。应该知道,年的滋味最终只是为了无言的坚守和传递。
湄洲岛的年味跟整个莆田地区的年味是一致的,每到农历十六做了“尾牙”以后,莆田的年味就开始一点点透露出来了。各处不时就会听到鞭炮声传来,春节的气息开始弥漫。腊月十六日是尾牙。这一天可以算是过年的预热,也是一个小高潮。街上挂着外地车牌的车辆比比皆是。鞭炮声此起彼伏。年味已是越来越浓。人们会在这一天烹饪几道美食,祭天祈年,庆祝一年的丰收。有的企业和单位会在这一天召集所有的员工聚餐,感谢他们一年的辛勤劳动和付出。无论是祭祀天地、神明,还是答谢员工,都是一种感恩。感恩是中国人庆祝春节的永恒主旨。
    莆田有句俗话:“有钱没钱,扫巡(船)过年”。莆田方言“船”与“巡”同音,莆田人早年以船为家,所以岁末大扫除就叫“扫巡”——这样的叫法似乎更加适用于岛上的人们。
    农历十二月十八日是岛上的扫巡日,一大早母亲就去储物间拿出那支用了多年的长竹竿,绑上提前备好的芦苇草,清扫每个屋子的高处。芦苇扫过墙壁发出的窸窣声是轻微的,但我却被吵醒,于是下床,争着要去扫巡。在父母看来,这项劳动意味着“扫巡四面光,洗净见祖宗”。而我因为“扫巡”谐音扫船,便幻想着自己人在船上,身体随着海浪起伏,手里正拿着船桨。这虽然有戏谑的成分,但扫巡本源于扫船。古时岛民以船为家,到年底总要清洗船身迎接新年,后来逐陆而居,扫船的习俗便演化为扫巡。在这一天,家里还会换上新的扫把,将家里能搬动的家具、厨具都搬到户外,清洗干净,再让太阳曝晒,去除晦气,清清爽爽过年。
    扫巡后,便要祭灶公,时间是在腊月廿三的下午。小时候母亲告诉我,因为担心灶神上天后打家里的小报告,所以要备上美酒、水果、清茶、糖果、年糕等食物,请他美餐一顿醉饱上天,不要议论人间短长。而年糕正是寄寓其黏性,可以封住灶神的嘴。想来民间的智慧真是无孔不入,但这些小伎俩怎么可能瞒不过灶神呢!是他心善,愿意祈福于百姓,大家才会这么敬重他罢!
    过了腊月二十五,无论是城区,还是乡下,都开始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氛围当中。备年货,贴春联,蒸红团。腊月二十八,家里的大人们就到附近的集市里买春联。近些年,不少人对是不是白额春联已无所谓。但在乡下很多家庭里,还是保持着贴白额春联习惯。贴白额春联,是莆田人特有的习俗。这一习俗源于300多年前的一次倭寇入侵,许多家庭在倭寇之乱中丧失了亲人,人们为了悼念死者,就在红联上头留一段白纸以表哀思。这一习俗莆田人已传承了数百年。
三十暝是莆田人对除夕的俗称。一大早,家家户户纷纷燃放爆竹,以盛大的仪式和热情,祭天祈年,迎接新年和春天。家里的大人们摆好供桌和供品。一家人跪拜,祈祝,烧贡银,感谢天地神明和祖先一年中给予的馈赠和呵护,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辞岁”仪式结束后,一家人围炉守岁,等待新年。厅堂灯火通明,屋里所有的灯都开了起来。今年是八道菜还是十道菜呢?父亲和母亲为此讨论了一番,最后选了中国人最喜欢的数字八。因我不擅厨艺,帮不上忙,就提前去外婆家、亲戚家给老人小孩拜年、压岁——这是我曾经最期待的一刻,现在身份转换,成了给人压岁和送祝福的人,心里依然是喜庆的。
    回到家里,八个菜已经烧好。考虑到一会儿要封井——海水是阳水,井水则是阴水,太阳照不到,有阴气,需拿盖子封住,待大年初三之后再打开——我就去井里打了两桶水。虽然现在家家户户都接了自来水,此举似乎无甚必要,但过年可不是偷懒的时候,而且这也象征着家有富余,可以从今年吃到明年。
    打好水,母亲从灶里挑了几块烧得正旺的木炭,用瓦片盛着,放在餐桌底下,围炉正式开始啦!首先要吃餐桌四角放着豆腐(多福)、花生(长生)、红枣(红火)、红团(团圆),才可以吃其它菜品。这是祖宗传下的规矩,年夜饭不仅要吃得好,还要好好吃。
吃完年夜饭,就是小孩子最喜欢的活动:跃火云。在大门外的空地上,放着一丛芦苇草,用灶炉内的木炭引燃后,在火苗旺盛时,跃过火丛,来回一次。可一次怎么够呢,小孩子总要像欢快的火苗一样不停跳来跳去,直到精疲力竭,直到火势渐熄。我那两岁的小儿子见此也很兴奋。为安全起见,我抱着他跃过火丛,他开心地大叫,又缠着爷爷抱他再跃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