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洲妈祖祖庙旅游官方网站网站首页 妈祖文化媒体报道

一夜鱼龙舞不尽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 2015-04-09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

\
    大年初一是游春的日子,妻子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我则在家里接待来客。才是初一,我的心却早已飞到了元宵节,拉着朋友畅谈关于祭妈祖和闹元宵的回忆。初二是我们村湖石宫掷筶杯决定福首和驻跸的日子,一大早宫里就挤满了人,等待着揭晓谁会是今年的福首,今年妈祖会驻跸在谁家。
    元宵节其实是更大程度地把关于年的味道推向狂欢的时段。在湄洲岛上这种带着迎神性质的狂欢,整个气息都会让人觉得是带着燃烧感的年味。那几乎是一种交杂着责任和痴迷、祈祷和狂热、宣泄和留恋,带着对于新的一年无限的期盼来进行的一场迎神礼赞。甚至有时候,你会觉得真的有些魅惑的气息。
    湄洲岛上的妈祖出游在莆田地区这里更加典型。出游的寓意是,通过绕境来扫荡妖氛,在新的一年中庇护合境黎民平安昌盛。清光绪进士台南人许南英《台湾竹枝词》:“春晚罗衫适体轻,买舟廿日渡安平。旌旗簇拥天妃过,茶果香花夹道迎。”本诗描述的是妈祖出游活动中安平迎妈祖场面。竹枝词形式似七绝而用词平白,内容多为吟咏风土人情、民俗习尚。妈祖出游是妈祖信仰的一种民俗习尚,因此明清以前不少地方的竹枝词内容都咏及妈祖文化。近代政治家思想家梁启超1912年也作有《台湾竹枝词十首》,其一为:“郎槌大鼓妾打锣,稽首天西妈祖婆。今生够受相思苦,乞取他生无折磨。”诗末有自注:“台人最迷信所谓天上圣母者,亦称为妈祖婆,谓其神来自福建。每岁三月,迎赛若狂。”
    在我童年时,祭妈祖更为热闹和盛重,那时候房子少,每家每户的间隔宽,路也就宽,妈祖会由刚结婚的青年男子抬着去挨家挨户巡安布福,坐上五分钟,聊聊家常。为此,每户人家也都做了精心准备,房子插着红旗,天花板和四周墙壁都要蒙上彩布,再备上几桌祭品,把家里装饰成一个迷你的妈祖庙,让妈祖有回家的感觉。所有人都希望妈祖能在自己家里多待一会儿,主人就会去用桔子、糖果、香烟讨好那些敲锣打鼓的小孩,让他们多玩一会儿,因为锣鼓声一响,妈祖就要去下一户人家走访了。
    午间和夜里,妈祖会在由掷筶杯决定的人家里驻跸,院子里燃着篝火,由12位七八岁的男童在锣鼓的伴奏下举着红旗摆棕轿给妈祖观赏。这也曾是我童年的一个隐痛,我多么希望自己也是摆棕轿的一员啊,可是等到我的年龄已经过期了还是没有机会,只好当一名忠实的观众,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
    现在村里专门盖了一所房子,分时段让村民来祭妈祖。想看原汁原味的妈祖巡安布福就只好去东蔡的上林宫和上英宫。每年正月初十,广大信众便会盛装打扮,敲锣打鼓从上林宫出发,前往祖庙恭请妈祖金身来上林宫与该宫妈祖团圆,待与上林宫妈祖“发灶”(吃完午饭)后,前往本村各家各户巡安布福,祈佑各家各户在新一年里吉祥安康,平安顺利。
    出游自正月初十开始,到正月十四晚上回宫,整整五天,这是湄洲岛上的古例,年年如此。湄洲岛上有十一个村十来个妈祖分灵宫庙,巡游一遍必须得有几天时间。出游队伍十分壮观,依次是:清道旗、大灯、大锣、后面对称排列的是卤簿。也就是仪仗队,然后就是大凉伞和妈祖銮驾。妈祖出游的精彩场面有三组:起驾、巡游和回宫,高潮在回宫。
    妈祖金身会在上林宫巡安两天。晚上住村里古屋,十一晚上住上林宫,正月十二上午回銮。随后就轮到东蔡村上英宫信众到祖庙恭请妈祖金身赴其宫,与该宫妈祖到其宫境内各家各户巡安布福,住古屋,并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四晚,再恭送妈祖金身回銮,叫“送妈上宫”。

\
    正月十四晚的上英宫人山人海,还没听见锣鼓响,大家便往那里跑,赶着去争一个好位置看“耍刀轿”。我和朋友去晚了,只好仰仗他的人高马大,一层一层地硬挤进去,挤到前三排后,就无法前进,也没有地方落脚,只能踮起脚尖承受后面人潮的翻涌,并寄望由此增加高度,更清楚地观赏“耍刀轿”。
    上英宫的乩童是位战神,身着白色战袍,手执红缨枪,坐在刀轿的三把刀上。在激烈的锣鼓声中,十二名青年后生抬着刀轿,像轻微的海浪以每二拍向上举一次的抬轿动作缓缓涨入场中,突然锣鼓一紧,刀轿便被青年们抬着快速向逆时针的方向连续绕场三周,同时乩童坐在刀轿上不断舞动手中的红缨枪,动作雄壮有力,场上场下一致高声叫好,刀轿再像退潮一样返回原处,如此三起三落,只到宫里掷筶杯定下送妈祖金身回銮的时辰。
    从上英宫到祖庙不到三公里路,清道大锣已经敲到祖庙了,欢送妈祖回銮队伍的末端才刚刚从上英宫起步,沿途还有信众不断地涌入其中,整个天空像大海一样翻滚着浪花一样的烟花。送妈祖回銮啦,元宵节就要到了!
    元宵节这天上午,龙兴宫、寨山宫、莲池宫、迴龙宫、上兴宫五宫都会去祖庙请香,场面亦是热闹非凡。虽然请香时间上有错落,但路上总会遇见,这时便会引发乩童大战。整个队伍都停滞了,乩童们在激烈的锣鼓声和人群的助威声中疯狂地甩动刺球摔打自己的背,直到有一方鸣金收兵。其中尤以莲池村的“哪吒乩童”最为骁勇善战。而他也将在正月十六夜里莲池宫入宫祭典上大发神威。
    莲池宫入宫祭典有两大亮点:乩童套人选秀和吃花。乩童是神灵附体,是天神与人之间的媒介。那么由谁来当任呢,在莲池村除了听到锣鼓声后被神灵附体自动起乩外,便是“哪吒”套人。当晚,莲池宫外的广场上也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哪吒”一手挥舞着刺球,一手摆动着风火轮,在人群中兜兜转转,他所到之处,人群便炸开了锅似得溃逃。因为谁也不知道被风火轮套中后,自己会不会成了新一代乩童。每次也总会有青年男子被套中,于是被人群拥进宫里,锣鼓在他耳边敲着,“哪吒”在他旁边念咒,可惜还未见过有人当场起乩。追追逃逃,好不热闹,累了,“哪吒”就跑到戏台上吃烟花。
\
    烟花像高射炮一样向上直冲,“哪吒”就趴在栏杆上,双手不停地将火拥入自己嘴里,神情陶醉。如果宫里的长老关了烟花,他就会像淘气的孩子一样,赖在那儿不走,直到长老重启烟花,让自己尽兴,也让在场的信众们尽兴。
    每年我总要参加完这些祭妈祖活动后,才舍得离开家乡出岛工作,这绝不是出于凑热闹的心理,而是因为我生于斯长于斯,这些活动已然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没有它们,一年下来难免怅然若失。每次向外地的朋友介绍妈祖祭典活动时。他们总会问我,你真的相信吗?我总是毅然决然地回答:相信!妈祖在我心中,我和广大信众亦在妈祖心中,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是妈祖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