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洲妈祖祖庙旅游官方网站网站首页 新闻资讯最新动态

档案中最新发现的妈祖祖庙乾隆帝御赐对联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 2021-06-03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


“镇国安邦赫赫神功兴大甲,澜平波稳洋洋圣德溯湄洲”,台中大甲镇澜宫前的这幅对联,生动反映了各地妈祖庙与湄洲妈祖庙之间的密切关系。福建湄洲妈祖庙是供奉妈祖的最早庙宇,在妈祖信仰传播史上尤其据有重要地位,成为海内外上万座妈祖宫庙的共同“祖庙”。妈祖信仰始于宋代,历经元、明、清的尊崇,逐渐繁荣鼎盛。民国以降,祖庙一度失修损毁,但鉴于其在民众信仰中的重要意义,1978年以后又逐渐复建。2009年,湄洲“妈祖信俗”又纳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影响更加扩大。据不完全统计,海内外供奉妈祖的庙宇共达六千余座,信众超过三亿人。而坐落于福建莆田湄洲岛上的祖庙,无疑成为享誉世界的妈祖“圣地”,每年吸引了上千万的游客与信众。在祖庙众多的文化遗迹中,历代帝王御赐的题刻、碑铭以及匾额、对联等,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其中由清代乾隆帝赐给祖庙的御赐对联,是帝王赐给祖庙的第一幅、也是惟一一幅御联。然而现今复制悬挂在祖庙内的“御联”,实存张冠李戴之误。以下利用最新发现的珍贵档案,简略介绍清代祖庙获颁御联的过程,并更正在广大信众中间长期流传的讹误。

 

一、清代祖庙获颁御联的过程

 

清帝给湄洲祖庙颁赐御联,在档案中有详细记载。溯查其源,其事始于乾隆五十二年(1787)十一月十二日,时任闽浙总督李侍尧接到乾隆帝的上谕,称福建各地“向来崇祀天妃,最为灵应”,值此官军渡海平乱之际,当地宜行查勘,并奏请御匾御联,以昭虔敬。李侍尧随即回奏,称有福建厦门天妃庙“尤为灵应”,建议即将该庙进行妥善修理,同时“恭请御书扁额张挂,以昭圣敬而迓神庥”。李侍尧的奏折递至北京,乾隆帝即御书匾额、对联各两份,命军机处递送福建,分别于“天后本籍兴化庙”(即湄洲祖庙)与厦门天后宫两地悬挂,“以昭妥佑”。随同乾隆御匾、御联发往福建的,还有掐丝法琅五供、掐丝珐琅八宝、漆桃杆座穿珠幡,以及紫藏香、黑藏香等皇家供品,可见乾隆帝对于此事的重视。次年初,福建接到辗转送来的御匾、御联,当即挑选工匠雕制。事竣,护理巡抚伍拉纳将御匾、御联亲自护送至湄洲祖庙,“择吉于二月二十四日,敬将御书匾、对、珠幡等项,于庙内张挂供奉,拈香行礼”。

乾隆帝颁给湄洲祖庙的御匾,是继康熙帝“弘仁普济”御匾、雍正帝“神昭海表”御匾之后的第三方清代御匾。而由乾隆帝亲书的御联,则成为祖庙内第一幅、也是惟一的一幅帝王御联,具有特殊的政治意义与文化意义。对此,当日亲临湄洲张挂匾、联的护理巡抚伍拉纳给予了极高评价,称祖庙“蒙皇上特颁宸翰”,足以“肃观瞻而隆昭报”,当地民众更“欢欣动地,无不仰帝泽之汪洋,沐神庥于无极”云。

 

二、祖庙现今恢复的乾隆帝“御联”

 

乾隆五十三年春,清帝御赐的匾额、对联,被隆重悬挂于湄洲大殿,成为祖庙内最重要的历史文物。对于其后妈祖信仰的传播与繁荣,更产生了积极的促进作用。可惜民国年间湄洲祖庙破损失修,“文革”时期更被拆毁殆尽,清代御匾、御联等珍贵文物,也遗失无存。祖庙历代御匾、御联的恢复,遂成为重要内容之一。学者注意到,档案和志书已明确记载乾隆帝赐给祖庙的御匾为“翊灵绥佑”(或作“翊灵绥祐”)。但同期所赐的御联,则既不见于档案,亦迄未见于文献,以致不得不遗憾地宣称“对联字句不详”。后来经过检索,发现《敕封天后志》卷上《国朝诏诰祭文》中载有忠信涉波涛周历玉洲瑶岛神明昭日月指挥水伯天吴”的乾隆御赐。虽然木刻本《天后志》看不出具体年份,所以乾隆帝是否御赐、何年御赐湄洲对联,多年来处于存疑状态”,但因乾隆五十三年伍拉纳遵旨前赴湄洲天妃庙安挂御、御奏折。学者遂认为该联虽是乾隆二十二年(1757)赐予苏州天后宫的“旧句”,但乾隆五十三年福建地方官员“遵旨张挂天妃庙匾、对”确切有据,而赐予湄洲的御联迄无记录,故推测祖庙亦“确实得赐此联”。《湄洲妈祖志》也收录有“乾隆五十二年赐莆田湄洲祖庙对联”,并附考证:“据后人翻刻增辑的《敕封天后志》记载: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御赐联一对。此联曾于乾隆二十二年书赐苏州三山会馆天后宫。联曰:‘忠信涉波涛,周历玉洲瑶岛;神明昭日月,指挥水伯天吴。’”又在按语中称“《清宫档案》载乾隆五十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福建总督伍拉纳亲自护送实际是乾隆五十二年书写的御联往湄洲祖庙张挂、供奉。另据后人翻刻增辑的《敕封天后志》记载,此次所送即是此对御联”云云。或也正是基于此,当地遂将该“御联”摹刻复制,重新悬挂于新修祖庙圣像前的楹柱上。

《湄洲妈祖志》认为,乾隆五十二年清高宗所赐御联,“为湄洲祖庙最重要的对联”。学者亦进一步指出,清代皇帝赐给各地妈祖庙宇的匾额颇不少见,但颁赐的御联却仅有三副。其中尤以赐给湄洲祖庙的这一副影响最大。其上联称颂妈祖凭忠信之心,不畏波涛艰险,周游天地大洋,拯溺救难。下联则强调妈祖功昭日月,法力无边,水伯天吴被降服指挥调遣“堪称是一副妈祖庙宇的经典对联”也有学者认为,这副御联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与文化意义,“对妈祖的忠信精神、非凡神功都作了充分的肯定,因为是皇帝所赐,且联句典雅雄丽,因此成为一副天下妈祖宫庙竞相复制的经典对联”,在海内外广大信众中间广泛传播,影响深远。

清代御联虽已复制悬挂于祖庙的大殿之内,其实并未找到可靠的依据。正如学者所指出的,此联是专门赐予苏州天后宫的。30年后乾隆帝再将“旧联”赐给湄洲祖庙,既不合于他平日的行事风格,与其意欲崇报妈祖佑护台湾平定之功、“昭圣敬而迓神庥”的用心,更不相符。而且一般说来,匾额与对联应当配合使用,“如果同时撰写,必须彼此照应,决不能各说各的。如果匾额悬挂在前,对联补写于后,更得照顾匾额所写的内容。”乾隆帝此前赐予苏州天后宫的御匾为“德孚广济”,与同期所赐“忠信涉波涛,周历玉洲瑶岛;神明昭日月,指挥水伯天吴”的御联,基本上相呼应的。乾隆五十二年他给湄洲祖庙重新题写了“翊灵绥佑”的匾额,若再采用此前的旧联,既于理不通,也不合于匾额、对联相互配套的原则。由此可见,湄洲祖庙的清代御联虽已恢复,但存疑尚多,有继续考察的必要。

 

三、祖庙御联在档案中的最新发现

 

数十年来,湄洲祖庙御联的疑惑,既困扰过众多的专家学者,也困扰着广大的海内外妈祖信众。而其真正的答案,却深藏于数千里之外的档案库房角落。近来查阅资料,偶然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发现一份清单,正与前述乾隆御联密切相关。此份档案迄无人注意,现将其全文抄录如下(参见图2):

 

谨将湄洲天后宫内列圣匾联,敬录语句,恭呈御览。

圣祖仁皇帝匾额:宏仁普济。

世宗宪皇帝匾额:神昭海表。

高宗纯皇帝匾联:翊灵绥佑。灵佑靖沧漠,大德黎元永赖;精诚著桑梓,神功肹蠁常昭。

 

 

2: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清代奏报湄洲祖庙御联内容的档案

 

这份档案清单,篇幅仅两页。原件未署上奏时间,亦未见责任人姓名。经核查,这是福建巡抚温承惠奏请嘉庆帝再给祖庙颁发匾、联之折的附件。由该录副奏折回溯其对应的朱批奏折,可知其上奏日期在嘉庆十一年(1806)九月二十六日。温承惠在奏折中详细交代了清单的来源,称其接到嘉庆帝上谕后,即委派祖庙所在的莆田知县张均,亲赴湄洲实地考察。张均将情况禀报,温承惠于是上奏,称湄洲岛上的天后宫“有新、旧两殿”,旧殿上悬挂康熙、雍正两帝颁发的御额两方,而新殿神龛则悬挂着乾隆帝颁发的御匾与御联。嘉庆帝若再“钦颁匾联”,可在新殿前梁、前柱上悬挂。温承惠“敬录列圣匾联语句,恭呈御览”,以备嘉庆帝书写时参考。奏折最后,有嘉庆帝阅奏时的朱批:“另行书写发往”。再检索《随手登记档》,嘉庆十一年十月十一日,确录有温承惠“复奏湄州[]天后宫匾联尺寸”一折,其中注明附“单二,尺样一”。

以上《随手登记档》档案所载,构成完整而详细的互证链条,足见这份清单形成于嘉庆十一年九月二十六日,乃是福建巡抚温承惠应嘉庆帝的要求,委派莆田知县张均前赴祖庙勘察后,专门回覆上奏的。此时距乾隆帝颁发御匾、御联尚不到二十年,其原件均悬挂在祖庙“新殿”内,足证这份清单所载内容的可靠性。

十月十一日,温承惠的奏折连同清单一并送抵御前,经嘉庆帝朱批办理,此后遂留存宫中,不复为外人所知。对此前人曾历尽艰辛,却始终未获,正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现今这份珍贵的清宫档案重见天日,可以说为祖庙御联的复原,一举提供了确凿可信的历史依据。其上联“灵佑靖沧漠,大德黎元永赖”,意在赞颂妈祖自宋、元以来,普佑苍生,尤其是航行于波涛之中的渔民、水手以及军民百姓,尤得其庇佑与保护。下联“精诚著桑梓,神功肹蠁常昭”,则强调妈祖之圣功神迹,在其诞生地的湄洲故里更为卓著,且以千百万信众的衷心供奉,祖庙香火长盛不衰,昭著海宇。肹蠁,音xī xiǎng又作肸蠁”,肹声响振起或传播”,蠁为“知声虫”,合起来即“声响连绵不绝”之意。这里用来形容妈祖的神功伟迹,犹如祖庙神前的缕缕香烟,在军民口耳之间,持续传承不断。全联内容,与同时乾隆帝赐予的“翊灵绥佑”御匾,也正好构成相互呼应的有机整体。

经此考证,湄洲祖庙现有的“忠信涉波涛,周历玉洲瑶岛;神明昭日月,指挥水伯天吴”,虽亦为乾隆帝御联,但并非专赐湄洲祖庙之联,实属讹误。这份御联当移置他处,以为纪念。同时将在档案中最新发现的御联灵佑靖沧漠,大德黎元永赖;精诚著桑梓,神功肹蠁常昭”,重新摹制悬挂于祖庙大殿。这样既可以恢复祖庙历史的本来面目,同时也有利于弘扬与传播丰富多彩的妈祖文化,进一步促进海内外文化交流。

(作者郑永华,北京市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原载《北京档案》2021年第3期,第45-47页,2021531日补充修订)